<nobr id="nv5jj"></nobr>

<cite id="nv5jj"><strike id="nv5jj"></strike></cite>

        <track id="nv5jj"><progress id="nv5jj"></progress></track>
        <span id="nv5jj"><meter id="nv5jj"><form id="nv5jj"></form></meter></span>

          <noframes id="nv5jj">

            <big id="nv5jj"></big>

            馬仲英與盛世才的人物形象比較

              摘要

            馬仲英和盛世才是《西去的騎手》中的主線人物,是紅柯著力刻畫的重要英雄形象,是一組對比鮮明的人物形象,作者將兩者分別比喻為草原上年輕銳利的鷹和老奸巨猾的狼。一個英雄,一個政客??坍嬃怂麄冾B強的生命意志和對抗命運不公的反抗精神的性格[1],本文就這兩個人物形象的人生經歷,性格特征,反抗精神,以及作者筆下的馬盛,和各自的結局分別做了簡要的闡釋和比較,探討了兩個人物之間的命運交織的節點,來體會紅柯筆下不同人物的不同魅力。
            關鍵詞:馬仲英;盛世才;形象;比較

              前言

            紅柯,本名楊宏科,其代表作為《西去的騎手》。全文共分為三個部分,第一部分用悲壯雄闊的歷史畫面,拉開整部小說的序幕,引出整部小說的主要人物馬仲英和盛世才,重點介紹了馬仲英的戰爭傳奇。第二部分用紀實的寫法寫了馬仲英的曲折的征戰過程為馬仲英的最終失敗埋下伏筆,引導他最終會是一個具有悲劇性人物的英雄。第三部分主要描寫盛世才和他統治下的新疆以及他在新疆那塊土地上所發生的各種促使他成為陰險獨裁的統治者最終走向毀滅的政局黑暗面[2]。
            《西去的騎手》自創作到發表歷經十年。自出版以來,與之相關的評價研究層出不窮,大都是以“異域文化、英雄主義、西部精神”或者作品本身所具有的風格特征為研究主題,并且在不斷地深入和發展。很少有人去對作品中的主線人物馬仲英和盛世才的人物形象去做研究。在對這部作品的解讀中,紅柯對其兩位主線人物的形象塑造無疑是成功的,將兩位英雄置于一個大的空間地域和時間跨度,這是支撐大西北那段深沉的歷史與精神的基礎,其中主人公經歷的一切磨難,人性的弱點和他本身不能突破的性格缺陷,不是偶然的,而是必然的。
            馬仲英和盛世才是歷史上真實存在的人,在西北地區廣為人知。馬仲英是草原上年輕的鷹,盛世才是老奸巨猾的狼。一個西北漢子,一個東北漢子,一個英雄,一個政客,在不斷的對比交織中,他們的形象得到了凸現,盡管各自最初的境遇和抱負不盡相同,但他們的人生在新疆交匯。作為兩個不同的代表,完美的詮釋了一種沒落,一種騎手的沒落。在一個敢于背靠戰馬和馬刀的時代對抗飛機坦克的時代,用盡了他們畢生的力量和勇氣,完成了他們各自人生的命運和價值。兩個騎手,一個失去了生命,一個失去了靈魂。自此,大西北沒有了血性,騎手精神淹沒在了歷史的長河中,只有生命的真諦和靈魂不是的傳說。

              一、時代背景

            小說的背景開闊而宏大,向我們展示了那個時代的大西北,地域遼闊,民族風情以及各種當地的文化特色,在這紛繁復雜的大西北,作者著重向我們描繪了當時的政治舞臺。中國西北邊疆處于夾縫中生存的境地,尤其是新疆,是連接亞歐的橋梁,具有很重要的戰略意義,新疆內部的分裂活動愈演愈烈,外加帝國主義的陰謀活動,都企圖趁新疆動亂之際,煽動民族分裂搞分裂,想要把新疆從中國分裂出去,而內地南京政府蔣介石作為中央首腦,與馬家軍,馮玉祥的戰爭與聯合,對抗與利用,外部列強日本和蘇聯對中國的覬覦虎視眈眈,西部軍閥馬家軍,金樹仁,和中央政府的斗爭和妥協生動而清晰[3]。正是這樣的政治背景,為我們的英雄馬仲英出場做了準備,他是這混亂骯臟的黑暗中的一縷光明,讓我們有了向往,有了崇拜,有了對那個時代的希望。

              二、人物形象比較分析

             ?。ㄒ唬┤松洑v

            馬仲英(1908—?),原名馬步英,因與馬步芳有矛盾而改名為馬仲英,甘肅河州人,人稱“尕司令”,中央陸軍新編第三十六師師長。1928年發動著名的河州事變,此后貫徹縱橫西北四省,甘肅、青海、寧夏、新疆,使得西北政局發生巨大的變化,青海馬麒處于夾縫中的尷尬境地,同時也為馬鴻在寧夏的統治掃清障礙,使其xxx更加穩固,曾率部在當時的湟源、永登、民勤等地實行種族大屠殺,焚毀文廟以及眾多文化佛寺,自此征戰新疆使得金樹仁的勢力快速瓦解倒臺,之后便是轟轟烈烈的盛馬大戰,被盛世才聯合蘇聯打敗,在此期間消滅了南疆“東突”,赴蘇學習之后,于1935年失蹤,給后人留下了許多不解之謎。1937年他的新三十六師徹底瓦解,被盛世才收編[4]。
            盛世才(1895—1970),字晉庸,原名振甲,又字德三,遼寧開原人,屬于漢軍旗人。青年時期留學日本,被原田先生賞識,受到蘇聯革命的社會主義思潮的影響,信仰馬列主義。從一個熱血青年變為一個政局老手繼而在新疆大展拳腳,登上權力頂峰,成為執掌新疆數十年的新疆王,期間在與蘇聯以及國民黨等勢力中周旋成長。1949年以后移居臺灣,1970年病故于臺北[5]。
            從兩者的人生經歷以及家世背景來看,他們一個是東北青年,一個是西北漢子,似乎沒有什么交集,但他們卻在大西北的新疆交匯,這源于他們的性格特征和反抗精神。他們的身世背景可以讓我們讀者更好地站在他們的立場上思考問題以及體會他們的心境,我們在閱讀的過程中不能脫離實際,脫離現實。這樣有利于我們在研究他們的人物形象的時候更好的去評判和判定個人的是非與曲直,從而更好的理解作者寫作的用意。

             ?。ǘ苞棥迸c“狼”

            在《西去的騎手》這部作品中,紅柯將馬仲英和盛世才的性格特征分別用兩種動物物化出來,即“鷹”和“狼”,兩個人物的性格特征全部圍繞著具有象征意義的鷹和狼展開。
            馬仲英年輕勇猛,向往自由,盛世才深沉狡猾,狼子野心。
            馬仲英出生于西北望族馬氏家族,自小生存于軍閥世家,目睹軍閥統治下的黑暗,因此他在起事之初是為了反抗軍閥統治,站在統治階級的對立面,想要建立一個穆斯林國家[6]。而盛世才從小家境貧寒,滿腔抱負赴日留學靠張作霖資助。兩者出身不同卻都有著屬于自己的目標并為之奮斗,只是在這奮斗的過程中兩人走向了不同的方向,從而為各自最終的結局埋下伏筆。
            和盛世才相較而言,馬仲英年紀較小,做事較沖動,但也有理可循,而盛世才計劃詳全,深謀遠慮,文中第一部分,馬仲英的性格特征或多或少可以從他的語言中體現,他的語言文化帶有很明顯的西北特色,文中有大量的西北方言可以看出他的直爽與豪氣。例如文中一開始在頭屯河大戰中他的一段話:
            “我馬仲英可以和盛世才演《三國演義》,蘇聯人插手干什么?驢槽多個馬嘴,擺開陣勢讓他們退出國境”[7]
            他的豪邁與自信正彰顯了西北特色。而文中盛世才的直接對話語言較少,更多的是刻畫他內心的想法,他想法從不外露,內心卻波濤洶涌,在南京政府,受到蔣介石器重,任命為作戰科長,他有軍事才能卻不讓領兵,其中有段對話,蔣介石說:“可你小看了盛世才,他會把東北軍變成自己的軍隊,當張作霖第二”小說借蔣介石之口傳達了他的野心。馬仲英一生向往自由不拘泥于黑暗,而盛世才一生都在政局中摸爬滾打,兩者正彰顯了作者賦予他們的動物特征,草原的鷹向往自由,大漠的狼狡猾奸詐。
            文中第二部分大致描寫了馬仲英在征戰過程中所經歷的一切磨難,歷經多場大戰,多次命懸一線,卻又能安然歸來,他具有頑強的生命意志,歷經死亡之海幾進幾出、跳崖、跳河、飛機失事、被人下毒多次劫難大難不死,不得不讓人欽佩他的求生勇氣,這種超自然的神奇精神信念被作者描寫的似真非真,由此可見人的精神力量有多么強大,可以戰勝外部一切因素。不過馬仲英的這種強大意志和盛世才有本質上的區別,馬仲英的意志是屬于精神方面的,來自于對生命的無限渴望,而盛世才在南京和新疆多年的“冷板凳”的意志是來自于他自身的成熟和智慧。這也是作者想在盛世才身上挖掘來自于原始的另一種精神力量,在這種精神力量之中盛世才顯得更加狡猾,能夠在如此混亂險惡的政局里生存,不得不佩服他的為政之道。當然,盛世才這是一種成年人的眼光與手段。馬仲英的勇猛和盛世才的智慧,彰顯了鷹與狼的另一種象征,即力量和智慧。
            文中第三部分大致概括了馬仲英失敗的結局以及盛世才走向黑暗的過程,馬仲英兩次進疆均以失敗告終,為他反思自身提供了一個很好的契機,最后懂得不能只靠自己的蠻力和血性來對抗戰爭,以及當時國內形勢所迫和他自身的原因。因此他去蘇聯學習飛機駕駛,通過現代武器來改變自己的軍隊,想組成一支空軍軍隊,馬仲英赴蘇是當時蘇聯在新疆利益和中亞戰略的產物,可以說是蘇聯聯合盛世才針對馬仲英布下的陷阱,將他困于蘇聯,最終瓦解三十六師。在這段期間,盛世才主宰下的新疆的大清洗也正在如火如荼的進行著,殘殺共黨,迫害文人,誣陷親人等等一發不可收拾。與此同時,他的身體出現問題,表面上血氣虧損,脾胃虛弱,以此來表達實際上是他失去了血性,在這之后,他發現妻子與司機的奸情,他將自己想象成為一頭雪豹,提著槍去結束他們的生命,可到了窗子底下,雪豹成為了小兔子,直至取出槍里的子彈,是的,他軟弱了,失去了滿腔的豪氣。徹徹底底的使盛世才成為了一個詭辯家和陰謀家。作者這段對盛世才的刻畫,使我們看到了腐朽的中國傳統對人的精神文明的扼殺,讓人失去了原有的本真和血性。即便如此,作者對于盛世才也沒有過于否定,仍然可以從作者的塑造中找出對盛世才的些許欣賞,盛世才能夠屈居南京,發跡新疆,成為新疆新一代新疆王。得益于他的權術和手腕。他是站在統治階級立場的,我們對他的人格不能過于呈現批評態度,他的選擇也是由于大自然本身的優勝法則,畢竟在那個時代,他需要權力來保障自己,他更加接近現代人的思想與謀略。這部分的馬仲英和盛世才顯示的是鷹的勝利和狼失敗下的陰險殘忍。馬仲英身體上失敗了,精神上勝利了,而盛世才與此相反。
            在這段期間馬仲英和盛世才分別是到達了人生的最低谷,兩者的生命和精神都被這可怕的政局操控著,生命被捆綁,精神被扼殺從身到心的全身心摧殘。從這點上來說,他們是一樣的,是國際政局與新疆交接的產物,是時代發展的犧牲品。
            馬仲英和盛世才大致在全文中第三部分的新疆相遇交匯,可為什么是新疆,不是別的地方,新疆地處中國最西北,疆域大,遠離中央南京政府,金樹仁的xxx搖搖欲墜,帝國主義對中國邊疆的垂涎等等綜合外圍因素使得馬仲英和盛世才走向新疆,馬仲英貫徹西北四省,而新疆對他來說是一個陌生的地方,更重要的是盛世才在新疆,當時他開創的戰爭傳奇正處于巔峰時期,進疆也是為了和盛世才交鋒,當然,第一次進疆鎩羽而歸,之后卷土重來,便將自己的軍隊葬送在了新疆,自己的生命也被人殘害直至終結。
            盛世生于東北,少年時期,留下的那本戰地日記讓他對新疆那片土地上孕育的偉大人物都充滿了無限遐想,想像他們一樣開拓出自己的一片疆域,之后由于南京多年的不受重視,外加魯效祖為邊疆建設來招攬人才,再加盛妻的堅決,更加為盛世才提供了一個去新疆的平臺。在新疆苦熬數年終于登上督辦寶座,成為名副其實的新疆王。
            總的來說,新疆對于馬仲英和盛世才的意義不同于凡人,對馬仲英來說象征著他的勇敢,對盛世才象征著他的野心,他們彼此成就了彼此,也毀滅了彼此。這也和作者在本書的序論中所比喻的草原上年輕銳利的鷹和大漠里老奸巨猾的遙相呼應。

             ?。ㄈ┳髡吖P下的馬盛

            《西去的騎手》有兩條并行的敘述線索,主線是馬仲英的傳奇人生,副線是梟雄盛世才的發跡史,同時也是兩位主線人物的成長史,集中刻畫了馬仲英盛世才兩個人物形象,著重描繪了他們的征線過程和歷史功過[8]。在閱讀過程中,很明顯感覺到作者在馬仲英身上著墨較多,將他短暫的一生用兩個字概括“英雄”,讓我們窺視了英雄的神采和血性的力量[9]。作者加以神化,傾注在馬仲英的身體里,因為這是作者心里完美的英雄形象。而另一個人物盛世才則復雜得多,作者將他的心理刻畫的較多,從而更能突顯出這一人物的性格特征,隱忍、深沉。終于,多年的“冷板凳”造就了新一代的新疆王,他的權術、他的手腕、他的能力,無一不是對這一陰鷙之人的最好詮釋,也是在那個專制與權謀泛濫的時代造就了這一政客。[10]沒有自由與正義的時代往往是暗淡無光的。
            在紅柯的筆下,對于馬仲英帶給人民的苦難以及他前后期矛盾的行為等敏感問題避而不談,甚至一筆帶過,例如:
            “1929年春天,大軍開到湟源,百姓死難三千湟源變成瓦碴灘。大軍開到永登,百姓死難三千,永登變成瓦碴灘。大軍開到民勤,百姓死難四千,民勤變成瓦碴灘?!盵11]
            將這是史實的苦難歸咎于三十六師,當然,此時的馬仲英被吉鴻昌追殺躍入河底,對于馬仲英造成的這段民族仇殺,也使得我們建國后的史學家們對于馬仲英的態度褒貶不一,但是陜西籍作家紅柯卻跳出我們固有的思維模式,從另外一個角度來書寫屬于馬仲英的另一番人生。在這部作品里,他更加注重的是馬仲英身上那種血性之美,剛烈無畏。
            一個十幾歲的河州少年,帶有孩子般的天真,對一切陌生的東西感到好奇,他堅韌勇敢,痛恨這個陰暗的時代。雖然他最后失去了生命,但他的靈魂還在,而且是干凈的,沒有被這個世俗的社會所污染。所以,他回歸到了最終屬于騎手的海洋。作者賦予了他一種原始的,類似于回歸大自然的那種人格魅力。在那個年代的大西北,或許我們身上缺少的就是這種原始血性的東西,那個年代需要這種干凈的東西來洗去這個社會的污穢和骯臟。馬仲英的塑造也是作者心里完美的一個形象。來代表作者自己內心的渴望。
            而與他相對立的另一人物盛世才,最初也是一個熱血的愛國青年,懷有滿腔抱負卻無處伸展,一路被打壓終究練就了他的陰暗殘忍的性格,最終被政局的黑暗面所侵染,他是為自己留了一條后路沒有失去生命,但他卻失去了他自己最重要的東西,他的軍魂,他夢想成為一個真正的軍人,可他自己明白已經不可能,因此他嫉妒馬仲英。最終這就是他的命運,選擇了成為一個政客的命運。這是誰也改變不了的。對于盛世才,作者并沒有一味的去挖掘他的陰暗的一面,而是在陰暗中帶有一種智慧,只屬于盛世才的智慧。作者曾在一篇采訪錄里說過,剛開始想把盛世才塑造成為一個反面人物,但是他后來發現,人都是有兩面性的,沒有誰一生下來就是壞人,在寫的時候,身臨其境,才會體會到盛世才這個人物獨有的魅力。因此,作者筆下的兩個人物各有千秋,就看我們讀者怎樣去體會了。
            馬仲英和盛世才并不是獨立存在與紅柯的筆下,兩者是相互影響,相互制約的,在盛世才的影響下,馬仲英從一個熱血少年成長為一個有能力有擔當真正的英雄,在盛馬大戰中,打敗了馬仲英的戰爭傳奇,使得馬仲英開始反思自身并為去蘇聯學習埋下伏筆,導致了最終悲慘的命運,在生命后期,馬仲英懂得傳統文明始終不能戰勝現代文明和自己的人生追求,懂得了生命的真諦,最終歸向騎手的海洋,在馬仲英的影響下,盛世才在新疆被得到重用,馬仲英第一次進疆,是的盛世才成為軍隊將領,第二次進疆,為盛世才登上督辦寶座奠定了基礎,在某種程度上,馬仲英成就了盛世才,但是也使得盛世才陷入更深的泥潭無法自拔。最終馬仲英的命運使得盛世才看清了自己的命運,肉體存在而精神不復將是他最大的可悲,是馬仲英將他從泥潭中救贖,給了他最高尚的精神以及靈魂。
            作為同一部作品中的兩個主要人物,馬仲英和盛世才完美的代表了古典文明與現代文明的沖突,馬仲英的失敗是必然的,他的失敗源于他無緣政治,無緣文化,當然,更重要的是黑暗的政治交易使馬仲英成為了政局的犧牲品。但這并不影響我們對馬仲英的認識,他依舊是西北大山之子,西北人民之子,沒有成熟而腐朽的中國傳統政治文化以及政客文化的污染與侵蝕,因此他才顯得那樣自然純美,那樣神奇粗獷,他是人中之神,他與庸俗的區別就在于他有著高尚的靈魂。
            盛世才和馬仲英一樣也是一個悲劇性的人物,奮斗多年掌控新疆變成了一個只會玩弄政術的政客。盛世才是近現代官場黑暗的一個縮影,通過他短暫的一生,向我們展示了那個骯臟的時代的代表,昏暗的政局埋沒了他的夢想和情懷,沒有了血性和精神力量的支撐,變得害怕恐懼不安,他的生命將徹底毀滅。
            作者對兩個人物的刻畫,更注重的是情感訴求,對于戰爭本身意義沒有太多的是非觀,想讓我們重拾馬忠英身上的那種單純與美好,那種來自大自然來自原始社會的精神風貌,作者生于關中,并非天山腳下的漢子,可他卻漫游天山十年,只為了尋找現代人們失去的屬于西北民族的血性與剛烈,來壯大我們的民族精神與力量。馬仲英身上的單純血性和剛烈無畏,盛世才身上的成熟與智慧,都是我們這個社會這個時代所需要的。作者這種特立獨行的寫法,同類作品中的異類,這也是這部作品令我們驚喜的原因,正是這種異類,在這個缺少精神信仰文明的時代,我們得以有了反思我們自身的契機。

             ?。ㄋ模┬愿窦疵\

            在這部作品中,馬仲英和盛世才都是性格型人物,他們本身所具有的性格特征就預示了他們各自的結局。即性格決定命運,什么樣的性格就會是什么樣的人。兩者的性格特征極為鮮明,向往自由而鋒芒畢露,狼子野心而隱而不漏,在那個戰亂的年代里,馬仲英合乎宗教禮法,是虔誠的伊斯蘭教信徒[12],是中國傳統古典文明的代表,盛世才眼觀全局,尋求新思想,是中國現代文明新思想的代表[13],馬仲英與盛世才的矛盾,宗教禮法的恪守與僭越,古典文明與現代文明的沖突,都成為了兩個人物的性格鮮明的代表,更重要的是象征了他們彼此的命運。命運與性格不可分割,兩個人物的性格與命運,我們應該理性的站在時代的立場上看待與區分。
            馬仲英和盛世才雖然有許多方面的不同,但卻是一樣悲慘的命運
            他們的命運讓我們愕然的同時也讓我們對他們有了惋惜之感。
            馬仲英一生雖然很短暫,命運也很悲慘,但卻在歷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他的命運值得我們去反思,身為一個騎手,他給我們展現了一個大西北人應該具有的一切精神。
            關于馬仲英最終的歸宿,小說借吳應琪之口,在新疆的馬仲英看清了命運的輪廓,這種悲慘的結局不是特指他一個人,而是泛指那一類人,他明白了他最終的歸宿在真主花園里,那是屬于騎手的海洋,他一直追隨的大漠海洋。
            全文有自始至終有一句話貫穿全文,便是《熱什哈爾》中的一句話:“當古老的大海朝我們涌動迸濺時,我采擷了愛慕的露珠”[14]。這段看似憂郁悲壯又飽含神秘感的經典性語言,在馬仲英每一次的生死關頭都會從地底深處傳來,象征著馬仲英短暫而輝煌的一生,他說他想做玫瑰花上的露珠,這正體現了回族或者伊斯蘭教中的生命觀,準確的說,馬仲英領會到了生命的真諦,這正是作者想要通過馬仲英向我們展示一種真正的價值觀和生命觀。短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沒有意義的生命。它引導我們應該向往更加高尚的東西,而并不是沉浮與表面。
            盛世才的命運是一條很長的征程,他和馬仲英的命運在一個極限的兩端,馬仲英一直在追尋真正的生命海洋。而盛世才卻在相反的方向一去不返,他失去了作為騎手的資格,所以他嫉妒痛恨真正的騎手,在后期殺人如麻生活在恐懼之中,永遠地失去了青春和熱血。后期,他看透政局上繳大量國稅換得一個農林部長職位,是的,他活著,可真正的他死了,活著的只是一具軀體。馬仲英死了,可他永生。

             ?。ㄎ澹┧囆g特色

            這部作品中的大部分歷史事件以及人物都是紀實的手法,只是在對人物的刻畫上,以及西北的那種精神文化還有馬背上的文明為我們呈現了一個全新的注解[15]。
            對于馬仲英的人物形象,作者主要采用了浪漫主義的手法,充滿了作者理想中的“英雄主義”。無論是大灰馬,還是馬仲英使用的河州短刀都有著“神”的特征,代表了作者理想狀態下的一種精神象征。而盛世才,則主要采用了紀實的寫法,從東北的熱血青年,到南京政府的參謀再到新疆的政客,他一步步走來,靠的是他自己的忍耐和權術。執掌新疆數十年,違背了夢想,失去了軍魂。虛實的結合以及肉體與靈魂的結合反映出作者對騎手精神的崇拜和消逝感到深深的惋惜。

              三、總結與反思

            由此可見,作者在塑造這兩個對立又統一的人物形象時對于馬仲英是處于高度贊揚的,而盛世才是處于一種批判態度的,這兩個人物塑造的成功,并不是由表面單一的因素決定的,而是多種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例如馬仲英的反叛精神,盛世才的詭辯因論,人物思想內涵的深度和廣度以及國內外的政治環境還有作者漫游天山十年收集資料的結果。作者將馬仲英和盛世才作為代表展現了那個時代的特征以及精神文明,沒有單方面的記錄史實,而是加入了自己的想法以及價值觀,使兩個具有不同文化背景,不同地域特色,不同性格特征的人組合在一起,描繪出兩個對立的形象,慢慢的交匯,融合,又各自走向不同的遠方。馬仲英的“死”,便是盛世才的“生”,生死交融,結局便是開始。

              參考文獻

            [1]李星.一個關于西部精神的動人神話—評《西去的騎手》[J]當代作家評論.2003年01期.
            [2]彭玉蘭.論《西去的騎手》的史詩性風格[J].電影文學.2009年第4期.
            [3]朱玉.“異域探尋”背后的“文化身份”透視—談紅柯的《西去的騎手》[J].德州學院學報.2007年10月.
            [4]吳中禮.“尕司令”馬仲英其人.回族研究.
            [5]楊娟.盛世才主政時期新疆與南京國民政府關系研究[D].新疆大學.2008年.
            [6]薛曉東.馬忠英研究資料綜述[J].和田師范??茖W校學報.2013年05期.
            [7]紅柯.西去的騎手[M].上海:上海文藝出版社,2013:2.
            [8]李興陽.多重視野中的西部歷史書寫[J].唐都學刊.2005年01期.
            [9]范莎莎.西域血性生命意識的贊歌—淺論紅柯小說中的西部精神[J].群文天地.2012年12期.
            [10]謝承國.論盛世才xxx與蘇聯同盟關系的基礎[J].史學月刊.1999年04期.
            [11]紅柯.西去的騎手[M].上海:上海文藝出版社,2013:113.
            [12]王建平.馬仲英與其宗教信仰的史料分析[J].北方民族大學學報.2013年06期.
            [13]段金生,楊永福.關于近年來盛世才研究現狀的考察[J].文山師范高等??茖W校學報.2008年04期.
            [14]關里爺.熱什哈爾[M].楊萬寶譯,三聯書店,1993.
            [15]白草.試論紅柯西去的騎手中涉及的文化系統及人物描寫[J].回族研究.2004年03期.

            下載提示:

            1、如文檔侵犯商業秘密、侵犯著作權、侵犯人身權等,請點擊“文章版權申述”(推薦),也可以打舉報電話:18735597641(電話支持時間:9:00-18:30)。

            2、網站文檔一經付費(服務費),不意味著購買了該文檔的版權,僅供個人/單位學習、研究之用,不得用于商業用途,未經授權,嚴禁復制、發行、匯編、翻譯或者網絡傳播等,侵權必究。

            3、本站所有內容均由合作方或網友投稿,本站不對文檔的完整性、權威性及其觀點立場正確性做任何保證或承諾!文檔內容僅供研究參考,付費前請自行鑒別。如您付費,意味著您自己接受本站規則且自行承擔風險,本站不退款、不進行額外附加服務。

            原創文章,作者:寫文章小能手,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twofishesartistry.com/chachong/19721.html,

            (0)
            寫文章小能手的頭像寫文章小能手游客
            上一篇 2022年2月13日
            下一篇 2022年2月13日

            相關推薦

            My title page contents 亚洲天堂伊人,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久久,久久亚洲人成国产精品,亚洲精品98久久久久久中文字幕
            <nobr id="nv5jj"></nobr>

            <cite id="nv5jj"><strike id="nv5jj"></strike></cite>

                  <track id="nv5jj"><progress id="nv5jj"></progress></track>
                  <span id="nv5jj"><meter id="nv5jj"><form id="nv5jj"></form></meter></span>

                    <noframes id="nv5jj">

                      <big id="nv5jj"></big>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