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nv5jj"></nobr>

<cite id="nv5jj"><strike id="nv5jj"></strike></cite>

        <track id="nv5jj"><progress id="nv5jj"></progress></track>
        <span id="nv5jj"><meter id="nv5jj"><form id="nv5jj"></form></meter></span>

          <noframes id="nv5jj">

            <big id="nv5jj"></big>

            妨害傳染病防治罪若干問題研究

              摘要

            妨害傳染病防治罪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330條規定的,相比于其他罪名,它屬于一個較為“冷門”的罪名。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后,2020年1月,基于實踐中頻繁的新冠疫情,國家衛健委明確該病毒隸屬于乙類傳染病,并且為保證防控疫情的嚴格性,在防控措施方面采取更加高標準,即甲類傳染病的防控舉措,實現高效的防控效果。2020年年底我國刑法也進行了修正,并且明確了該罪的適用要件,即適用于被國家確定為甲類傳染病的疾病以及按照甲類傳染病進行防控的傳染病,在明確適用要件后能夠更好的應對實踐中的情況。本文立足于新冠疫情發生的背景,分析了妨害傳染病防治罪認定中存在的問題,表現在:犯罪主體是否為一般主體、主觀方面是否為故意、成立妨害傳染病防治罪是否需要符合“雙重前置”、該罪與他罪界定模糊?;谟蛲鈧魅静》乐畏缸镆幎~有益經驗,開展我國相關罪名的優化完善:犯罪主體為一般主體、犯罪主觀狀態為故意、成立妨害傳染病防治罪需要符合“雙重前置”、明確妨害傳染病防治罪與他罪的界限。

             關鍵詞:妨害傳染病防治罪;一般主體;故意;雙重前置

            妨害傳染病防治罪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330條規定的,相比于其他罪名,它屬于一個較為“冷門”的罪名。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后,2020年1月,國家衛健委發布公告并將新冠肺炎病毒歸類為乙類傳染病,并采取甲類傳染病的防控措施。2020年2月6日,最高法、最高檢、公安部、司法部聯合頒布了《關于依法懲治妨害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違法犯罪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此罪在一定程度上才得以真正適用。2020年年底刑法進行了修正,并且界定了本罪的適用要件。但是在實踐中,該罪的認定仍存在一些問題。

             一、探討妨害傳染病防治罪認定問題的意義

            在1997年《刑法》中,我國首次新增了妨害傳染病防治罪這一罪名,但是本罪直到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之后才得以真正走進司法實踐的視野。在此之前,妨害傳染病防治罪一直是出于被束之高閣的狀態,本次新冠肺炎疫情的爆發也為本罪的研究帶來了全新視角。

            ?。ㄒ唬┯欣诮缍ǚ梁魅静》乐涡袨榈男再|

            在疫情萌芽之時,公眾的認知仍然停留在較為淺顯的境界,未正確認識新冠肺炎疫情所帶來的沖擊,其可通過口鼻、飛沫等方式傳播,具有易傳播性,也會給患者身體帶來病變,嚴重損害到患者的身體健康。但是在起初階段,民眾的認識不深,諸多患者或疑似病例仍然未提起重視,存在外出活動的行為,易將病毒帶入到公共場所中,造成再次傳播。同時新冠肺炎疫情大面積傳播現象的頻繁發生,一定程度上也引發了公眾恐慌。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初期,XX總XX曾強調防疫工作必須要落于實踐,以立法、執法、司法、守法等方面作為抓手,開展疫情防控舉措,實現治理法治化,推動疫情防控工作能夠取得更好的效果,落實法治制度為基礎。我國防疫治理事業進入了一個“依法治疫”的階段。妨害傳染病防治罪在司法實踐中的案件也隨著新冠肺炎疫情的爆發而不斷增加,由此也引發了此類案件實體認定以及量刑建議方面適用問題的出現。因此,對本罪的基本原理、認定問題以及司法實踐中存在的相關問題應進行全面且深入地研究,從而有利于更好地界定妨害傳染病防治行為的性質,以便日后再次遇到重大突發性傳染病疫情時,避免重蹈覆轍,能夠更成熟且全面而高效地認定妨害行為和應對疫情發展。

            ?。ǘ┯欣谥Ψ梁魅静》乐巫锇l揮更大的法律效用

            本次新冠肺炎疫情是對于公共疾病防控的一次考驗,是對社會治理秩序的沖擊,基于民眾對穩定社會秩序訴求,必須要健全相關立法體系,實現法治社會。在這場疫情防控攻堅戰中,全國人民上下一心,眾志成城,經過艱苦卓絕的努力,疫情防控工作取得一定成果。但是在疫情防控過程中,與疫情防控相關的違法犯罪行為仍然時有發生。在這一社會實踐下,妨害傳染病防治罪要件是準確認定實踐行為的關鍵因素,也是指導司法實踐的重要依據?;谖覈淌铝⒎w系的現狀,對新冠疫情發展趨勢進行分析,結合《刑法》和《意見》等以及在司法實踐中發生的相關案例對本罪的適用與完善途徑進行整體性分析,從而更加助力妨害傳染病防治罪發揮更大的法律效用。

             二、妨害傳染病防治罪認定問題中存在的主要問題

            妨害傳染病防治罪認定中遇到的問題主要涉及犯罪主體、主觀方面、法律規范的適用及與他罪的界限等,這些問題上就目前學術界而言還沒有形成較為統一的觀點。

            ?。ㄒ唬┓缸镏黧w是否為一般主體

            本罪犯罪主體類型界定尚未規定,根據現有條文規定大致分為一般主體及特殊主體。

            1.本罪犯罪主體為一般主體

            在《刑法》第330條中對于本罪的犯罪主體范圍只規定了供水單位、負責消毒處理工作等具有特殊防疫職責的主體。刑法條文中已經具體明確了此四類犯罪主體的客觀行為表現形式,因此,本罪犯罪主體可以理解為以上四類特殊主體。除上述四類特殊主體規定以外,本條文還包括了一個兜底條款,即可理解為本罪犯罪主體為一般主體,包括自然人及單位,而不限于具有特殊防疫職責的主體。

            2.本罪犯罪主體為特殊主體

            在《意見》中,明確規定了兩類特殊主體,是基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傳播性角度進行節點,其行為對社會安全秩序造成沖擊,如拒不執行隔離措施、隨意進入公共場所等。且基于犯罪主體為新冠疑似病人時,其犯罪要件必須要符合結果要件,即要求需要造成新型冠肺炎病毒傳播等實害結果。結合當下疫情防控情況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發布的經典案例,故本罪的犯罪主體需要進一步明確,即特殊主體,一方面包括“已經確診的新冠肺炎病人、病原攜帶者”,另一方面也包括“新冠肺炎疑似病人”。

            (二)主觀方面是否為故意

            在刑法學中,本罪主觀方面為故意或者過失也是認定本罪的關鍵。它不僅直接影響本罪的定罪量刑,而且直接影響本罪與其他相關罪名的區分。但關于本罪學界也并沒有形成較為統一的說法,主要存在三種不同觀點,即故意說、過失說、混合說。

            1.本罪主觀方面為過失

            過失說代表學者,如齊娟娟、張金玲、歐陽本祺等認為,本罪主觀方面屬于過失。陳歐陽本祺在論文《妨害傳染病防治罪客觀要件的教義學分析》中指出,行為人應當預見到自己違反疫情防控措施的行為可能會引起新冠肺炎病毒傳播或者相應的危害性后果,但是行為人存在疏忽認識,或者是對認識具有初步預見,但是過于輕信并不會發生危害結。

            2.本罪主觀方面為故意

            故意說代表學者,如張建、陳偉等認為,本罪主觀方面屬于故意。張建、陳偉在論文《妨害傳染病防治罪主觀要件辨析》、《妨害傳染病防治罪的主觀罪過及其適用》中指出,行為人對于自己拒絕隔離、隨意外出等行為具有清晰的認知,并且對于傳播危險結果也具有認知,但是對于危害結果的發生存在放任心理,表現為故意心態。

            3.本罪主觀方面為故意和過失的混合

            混合說代表學者,如戴中祥、李文峰等人提出,本罪主觀狀態并非是單一的過失或故意,而是具有混合性,兩位學者在開展學術研究時,將相關理論寫入了《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背景下妨害傳染病防治罪的理解與適用》中,表明本罪主觀方面包括故意和過失。綜合司法實踐中的案例,由于《刑法》及《意見》中對于本罪主觀罪過認定不明確,司法實踐案例中有認定本罪為過失犯罪的,也有認定本罪為故意犯罪的?!盎旌稀奔礊閷室夂瓦^失的折中,能夠較為全方位地規制各種犯罪行為。

            (三)成立妨害傳染病防治罪是否需要符合“雙重前置”

            在界定妨害傳染病防治罪中,前提要件是否需要滿足,這兩項內容是否需要符合且作為前置條件也應該得到準確把握。

            1.“違反傳染病防治法的規定”的規范前置

            在1979年刑法中,我國立法體系缺乏傳染病防治等罪名,未認識到防治的重要性,僅僅是以妨害國境衛生檢疫罪作為防治罪名,以應對實踐中的疫情傳播疾病。而后在1989年,我國出臺了《傳染病防治法》,該法明確的提出了存在妨害傳染病犯罪行為時,司法人員應當要以妨害國境衛生檢疫罪進行罪名認定。

            2.“拒絕執行衛生防疫機構提出的預防、控制措施”的事實前置

            妨害傳染病防治罪是對于已患病或疑似患者的行為進行規制,若是拒不執行防控措施的行為,則必須要對行為人進行規制。根據我國《刑法》第330條的規定,對于“拒絕預防、控制措施”的行為應當要進行正確理解,以實質解釋為切入點,對該類行為做出一定的擴大解釋,能夠更好的應對實踐中復雜的妨害傳染病防治行為,也能夠實現高質量的疫情防控效果。

            (四)妨害傳染病防治罪與他罪界限不明確

            1.妨害傳染病防治罪與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界定不明確

            妨害傳染病防治罪在《刑法》分則第六章“妨害社會管理秩序罪”中危害公共衛生罪中規定,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在《刑法》分則第二章中規定。公共衛生安全屬于公共安全的一種,兩罪的犯罪客體存在重合。只有仔細分析兩罪之間存在的差別,才能更好地界定兩罪。

            2.妨害傳染病防治罪與妨害國境衛生檢疫罪的界定不明確

            妨害國境衛生檢疫罪在《刑法》第332條中規定,兩罪的犯罪條文表述具有類似性,且犯罪主體也具有一致性,即一般主體,危害結果是對于社會安全秩序的擾亂,存在疫情傳播的潛在危險性,在主觀狀態表現為故意心態。但是在認定兩個罪名時,犯罪要件的認定,存在較多不同。

             三、加強妨害傳染病防治行為刑法規制的建議

            新冠肺炎疫情的爆發,給我國刑法規制提出了新的要求,也是進一步明確妨害傳染病防治罪的構成要件,為司法實踐提供依據,準確界定犯罪認定要件,才能準確認定妨害傳染病防治行為,更好地適用本罪。針對本罪在認定過程中在的疑難問題,提出以下加強妨害傳染病防治行為刑法規制的建議。

            ?。ㄒ唬┓缸镏黧w為一般主體

            本罪的犯罪主體是一般主體,包括自然人和單位,其典型表現為傳染病感染者、病原攜帶者、疑似病人、密切接觸者,不應僅僅限于具有特殊職責或者特殊身份的特殊主體?!缎谭ā返?30條第五條屬于“兜底”條款,主體要件表現為一般主體,并不需要進行特殊性規定,而這也恰好符合了《意見》中的規定。鑒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本罪的構成并不要求具有特定的身份,單位與個人均可以作為本罪的主體,且單位實施了相應的犯罪后,應當要以罰金作為判處方式,且要對直接負責人員進行相應的刑事責任追究,依本罪進行定罪量刑。

            對于認定犯罪主體為特殊主體,筆者認為存在著一定的不合理性。主要以妨礙疫情防控行為時間進行劃分,即當時已經確診與當時并未確診,事后才確診。而在司法實踐中確認本罪的案件大多數屬于第二種情況。同時對于兩種情況下的行為人是否實施出入公共場所等的行為,也有著不同的結論。除此之外,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發布的典型案例,其中也包括著“自始至終未被確診新冠肺炎”的犯罪嫌疑人,因此不能以偏概全認定本罪犯罪主體為特殊主體。

            (二)主觀方面為故意

            本罪的主觀方面應認定為故意,包括間接故意與直接故意。在疫情防控初期行為人對于新冠肺炎疫情并沒有充足認識,對引起本罪的故意也不是單純的間接故意,少數情況為直接故意,多數情況為間接故意。然而,隨著疫情防控措施的愈發完善,在國民普遍得以認知情況下,若仍然存僥幸心理,此時對于造成本罪的危害結果,主觀方面則可以認定為故意。除此之外,由于前述間接故意能夠構成犯罪,直接故意順理成章也可以構成犯罪。因此,在認定本罪的主觀狀態時,應當要從故意角度入手,且故意也可分為直接與間接,更好的規制實踐中的不當行為。

            在認定本罪的主觀狀態時,從過失角度入手,筆者認為存在著一定的不合理性。在刑法學上,故意與過失都是針對危險結果而言,而并不是針對危害本身,導致新冠肺炎病毒有傳播嚴重危險是否適用過失犯罪仍有較大爭議。其次,雖本罪定罪量刑與我國傳統過失犯罪的量刑幅度一致,但判斷主觀方面應綜合考慮,如單純依靠量刑基本一致認定本罪為過失犯罪則較為片面。再之,過失犯罪是法律有規定的才是犯罪,在本罪的法律條文中無法根據“法律有明文規定”或者“法律有文理的規定”進行解釋從而認定為過失犯罪。最后,如果將本罪認定主觀方面為過失,則不利于解決共同犯罪等問題,無法區分主犯、從犯,這顯然是不科學的。

            對于認定本罪主觀方面為故意和過失的混合,筆者認為也存在著一定的不合理性。就本罪而言,如果認定為混合過錯,便排除直接故意。在《意見》中規定對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與本罪作了嚴格區分,但如果主體并非兩種特殊主體,但進入了公共場所,行為人主觀上肯定知道自己的行為可能造成危害結果,顯然主觀上應當認定為直接故意更加合適。除此之外,混合說違背了罪行法定原則中的確定性原則,不利于本罪在司法實踐中做出正確判斷及解決本罪的特殊問題,且不符合我國傳統的單一罪過形式。

            ?。ㄈ┏闪⒎梁魅静》乐巫镄枰稀半p重前置”

            在認定妨害傳染病防治罪時,必須要以“雙重前置”為判斷標準,一方面是規范前置,另一方面是事實前置,具體內容在上文已經闡述,下文將要探討“雙重前置”的重要地位。

            妨害傳染病防治罪是我國立法體現中明文規定的罪名,符合法定犯的特點。但結合目前疫情防控背景看,新冠肺炎疫情仍然存在有較高突發性、防控范圍交為廣泛、防控舉措較為復雜等問題。因此在認定該罪時,需要從妨害行為的要件入手,不僅要符合規范前置,即我國傳染病防治法的規定,而且也要基于具體防疫措施,存在違反防控規定的行為。

            在1997年,我國《刑法》進行修訂時,不僅汲取了原有法律體系中的條文,如1989年《傳染病防治法》規定的四種行為,而且也新增了相應的條款,即妨害傳染病防治罪,規定在第330條,該罪名也是為了應對實踐中侵害傳染病防治現狀所設定,符合實踐訴求。第330條中在制定法律術語時,表述更加規范,其原有條文為“違反傳染病防治法的規定”,但是在新的條文下,表述為“違反傳染病防治的法律、行政法規、部門規章、地方性法規等規范性文件?!庇纱丝梢钥闯鑫覈鴮τ趥魅静》乐蔚囊幏缎曰A更加完善,同時進一步明確防控主體、內容以及種類等,為實踐提供了確切的依據,也能夠與傳染病防治法形成立法內容上的呼應,完善了傳染病防治的法律體系,明確了認定該罪的規范前置要件,即“違反傳染病防治法的規定”。

            在防控疫情傳播的工作中,傳染病傳播危害性極大,是對于公共安全的潛在威脅,因此鑒于防控的重要性,疫情防控舉措必須要納入多元化主體,不僅要包括各地區各部門疾病預防控制機構、行政部門等主體,而且需要加入基層自治組織,如居委會、村委會等,一線的基層自治組織與民眾聯系緊密,是抗擊一線疫情中關鍵主體。同時我們也一定要認識到,對一般性的疫情防治政策文件中,民眾需要嚴格遵守防治條例,而對于居委會、村委會等一線基層自治組織所提出的防控措施而言,該些防控措施符合防治要求,能夠起到防治效果,民眾也應當要遵守,故也應當要認定該些防控措施符合事實前置要件。

            (四)明確妨害傳染病防治罪與他罪的界限

            1.明確妨害傳染病防治罪與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界限

            (1)犯罪主體不同。前者的犯罪主體包含兩類,即單位以及自然人,單位在符合該罪時,可以對直接責任人追究刑事責任;后者的犯罪主體則表現為具體的自然人,單位不符合該罪的主體要件。

            (2)犯罪行為不同。前者的犯罪行為是基于傳染病防治法的相關內容,所實施的不當行為,如對疫情防控舉措不認可,違反相應規定在公共場所進行停留;后者的犯罪行為則表現為拒不執行隔離義務,并隨意進出公共場合。

            (3)犯罪結果不同。前者犯罪實施后,行為人可能造成了新冠肺炎病毒的實際危害,也可能是造成了相應的潛在危險性,因此其犯罪結果可以表現為實害犯以及具體危險犯。而后者則是需要區分主體,對于已經確診的患者而言,其攜帶新冠肺炎病毒,因此只需要實施了危害行為,則可以認定為構成本罪,符合行為犯的要件;而若是對于疑似確診的患者,其并未明確病毒攜帶,故必須要造成實際的病毒傳播結果,才能夠構成相應的犯罪,,則屬于實害犯。

            (4)主觀罪過不同。前者主觀上為故意,其故意形式多數表現為間接,直接故意的情形較少。而后者的主觀狀態也是以故意為主,且故意形式多數表現為直接,間接故意的情形較少。

            以江某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案為例:

            2020年1月21日,江某某駕車到湖北省武漢市一間商場購買攝影器材。1月26日江某某出現咳嗽等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疑似癥狀并前往衛生院就診,返回家中后,江某某連續多次與不特定人員在多個場所聚餐、參與賭博、利用車輛載客。2月2日,江某某被確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

            該案例中公安機關認為行為人明知自己有抵達過重點疫區的軌跡,且出現過疑似新冠肺炎疫情癥狀卻故意隱瞞,在就診后仍然擅自接觸不特定人,符合新冠病毒傳播潛在危險的要件,應當認定構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筆者認為此觀點具有一定的爭議性。根據《傳染病防治法》及相關規定表明是否確診為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或者新冠肺炎疑似患者應該經過科學判斷,應當經縣級以上人民醫院或者防疫機構確認。該案例中江某某只是到衛生院就診,衛生院并不具備檢測新冠肺炎病毒的能力,因此不能認定江某某已經確診,也不符合疑似確診要件,故與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主體要件并不一致。筆者認為江某某的行為符合妨害傳染病防治罪的犯罪構成,其在實施相關不當行為時,仍然未確診或者疑似確診,但是其故意隱瞞旅居史,且拒不執行疫情防控,多次出入公共場所。

            2.明確妨害傳染病防治罪與妨害國境衛生檢疫罪的界定

            (1)犯罪主體不同。前者的犯罪主體較為單一,即以我國公民為主;后者的犯罪主體較為廣泛,不僅涵蓋了我國公民,而且也包括了外國公民、無國籍等人員,防范主體更加廣泛。

            (2)犯罪行為不同。前者具體表現為隱瞞旅居地的行為、隱瞞接觸史行為,拒絕隔離治療等行為;后者具體表現為存在反抗衛生檢疫措施、衛生措施等行為,同時也包括違反出入境管理規定等。

            (3)地域范圍不同。前者適用的范圍為我國國內,以衛生防控防治環境為主要的規制對象;而后者的適用范圍為我國出入境,以衛生防控防疫環節為主要的規制對象。

            (4)時間節點不同。對于最終確診的新冠肺炎患者而言,如果行為人在入境時就存在發熱、咳嗽等類似新冠肺炎的癥狀,只能定妨害傳染病防治罪。若出現行為人具有上述癥狀是在境內則只能定妨害傳染病防治罪。

            以丁某某妨害國境衛生檢疫罪案為例:

            丁某某作為去往伊朗學習的留學生,疫情爆發后,在出現咳嗽、乏力等情況下,依然決定從伊朗返回中國。先是從伊朗轉機到俄羅斯,在從俄羅斯轉機回到上海,在上海入境時沒有如實上報病情,積極進行隱瞞,之后幾經反轉到達蘭州、中衛,并多次出入公共場所。丁某某在經過醫學檢測后,發現攜帶了新冠肺炎病毒,確診患者身份,造成密接隔離人數高達200余人。

            本案中,丁某某應構成妨害國境衛生檢疫罪。丁某某是于伊朗出現咳嗽、乏力的狀況,此時身處于境外,并不符合妨害傳染病防治罪行為主體為中國境內公民的規定。從丁某某在上海入境時不履行上報義務,隱瞞自身已出現相應癥狀的事實,屬于拒絕執行海關依照國境衛生檢疫法等法律法規提出的衛生檢疫措施,符合妨害國境衛生檢疫罪的行為表現形式。最后,雖然丁某某返還境內后,繼續隱瞞病情,且多次出入公共場所,但本質上丁某某屬于出入境的自然人,符合妨害國境衛生檢疫罪的主體要件,應當以妨害國境衛生檢疫罪定罪處罰更為合理。

            參考文獻

            [1]周光權.刑法公開課(第1卷)[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19.

            [2]陳若冰,王雪琪.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背景下妨害傳染病防治罪客觀要件分析[J].重慶理工大學學報(社會科學),2020(07).

            [3]陳禹衡,王金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妨害傳染病防治罪的司法適用——基于空白罪狀的視角[J].江蘇海洋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20,18(02).

            [4]歐陽本祺.妨害傳染病防治罪客觀要件的教義學分析[J].東方法學,2020(03).

            [5]王一凡.“依法治疫”視域下妨害傳染病防治罪適用之探究[D].大連:大連醫科大學,2021.

            [6]張明楷.法條競合與想象競合的區分[J].法學研究,2016,38(01).

            [7]于歡歡.妨害傳染病防治罪司法認定若干問題研究[D].長春:吉林大學,2009.

            [8]張勇.抗拒疫情防控措施行為的刑法規制——以茍某涉嫌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等案件為例[J].法律適用,2020,(06).

            [9]張金玲.妨害傳染病防治案件的刑法適用與實踐考量[J].中國檢察官,2020(05).

            [10]戴中祥.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背景下妨害傳染病防治罪的理解與適用[J].武漢科技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20,22(02).

            [11]李文峰.準確適用妨害傳染病防治罪依法嚴懲抗拒疫情防控措施犯罪[N].2020-02-12(003).

            [12]鄧紅梅.疫情防控下傳播傳染病行為定罪問題研析——《關于依法懲治妨害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違法犯罪的意見》的理解與適用[J].黃岡師范學院學報,2020,40(04).

            妨害傳染病防治罪若干問題研究

            妨害傳染病防治罪若干問題研究

            VIP月卡免費
            VIP年會員免費
            價格 ¥5.50 發布時間 2023年10月31日
            已付費?登錄刷新
            下載提示:

            1、如文檔侵犯商業秘密、侵犯著作權、侵犯人身權等,請點擊“文章版權申述”(推薦),也可以打舉報電話:18735597641(電話支持時間:9:00-18:30)。

            2、網站文檔一經付費(服務費),不意味著購買了該文檔的版權,僅供個人/單位學習、研究之用,不得用于商業用途,未經授權,嚴禁復制、發行、匯編、翻譯或者網絡傳播等,侵權必究。

            3、本站所有內容均由合作方或網友投稿,本站不對文檔的完整性、權威性及其觀點立場正確性做任何保證或承諾!文檔內容僅供研究參考,付費前請自行鑒別。如您付費,意味著您自己接受本站規則且自行承擔風險,本站不退款、不進行額外附加服務。

            原創文章,作者:1158,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twofishesartistry.com/chachong/175961.html,

            (0)
            上一篇 2023年10月31日
            下一篇 2023年11月1日

            相關推薦

            My title page contents 亚洲天堂伊人,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久久,久久亚洲人成国产精品,亚洲精品98久久久久久中文字幕
            <nobr id="nv5jj"></nobr>

            <cite id="nv5jj"><strike id="nv5jj"></strike></cite>

                  <track id="nv5jj"><progress id="nv5jj"></progress></track>
                  <span id="nv5jj"><meter id="nv5jj"><form id="nv5jj"></form></meter></span>

                    <noframes id="nv5jj">

                      <big id="nv5jj"></big>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