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nv5jj"></nobr>

<cite id="nv5jj"><strike id="nv5jj"></strike></cite>

        <track id="nv5jj"><progress id="nv5jj"></progress></track>
        <span id="nv5jj"><meter id="nv5jj"><form id="nv5jj"></form></meter></span>

          <noframes id="nv5jj">

            <big id="nv5jj"></big>

            我國居住權制度研究

            摘要

            居住權是一項全新的用益物權。我國物權編規定了居住權法律制度,促進了我國物權體系的完善,居住權法律制度不僅對于弱勢群體的居住權益保障和豐富房屋多元化利用方式而言具有重大的意義,而且為我國司法判決提供了重要的法律依據。我國居住權法律制度仍存在一些不足:居住權主體客體的具體范圍不明確、設立方式與消滅事由單一、權利與義務不明確、居住權與抵押權沖突的處置規則無規定。這些不足之處將影響居住權制度的有效實施。為了避免不必要的糾紛,完善我國居住權法律制度,應當明晰居住權的主客體范圍、拓寬居住權設立方式和消滅事由、進一步明確權利義務以及確定抵押權與居住權的順位。

             關鍵詞:居住權;居住權制度;居住權規制

             一、緒論

              (一)研究價值

            居住權法律制度的設立不僅大大解決了弱勢群體的住房需求,而且實現了房屋的多元化利用,同時響應了住有所居的政策,使得弱勢群體的合法權益能夠得到有效保障。這是我國住房保障制度的又一大進步,彰顯了我國社會保障制度的特色,可以說是實現了“雙贏”的局面。

            在頒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以下簡稱《民法典》)之前,我國司法實踐中關于居住權的界定都只停留在債權范疇。由于沒有統一的法律規范,法院對居住權糾紛所作的判決大多都是依據零散的司法解釋等規定,這就容易導致同類案件出現不同判決的尷尬現象。而在《民法典》確立居住權的物權性質后,則有利于法院在判決此類案件時有法可依,有利于實現司法公平正義的價值,更有利于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因此,有必要進一步完善居住權法律制度。

            作為一項新興的用益物權,居住權在司法實踐中適用甚廣,產生的影響更是不小。所以,對居住權的具體適用問題、可能面臨的糾紛以及如何進一步完善相關法律制度,這都是值得我們探討的問題,也同時需要理論界和實務界來給予回應。

             (二)研究現狀

            我國居住權理論研究起源并不算早,其始于2001年錢明星教授在文章中對居住權的介紹。此后在《物權法》起草過程中,錢明星提議在物權法中把居住權設立為獨立的用益物權,從而進一步增加房屋的利用方式[1]。而以梁慧星為首的反對者們則主張了相反的觀點,他們認為居住權適用對象較為狹窄,無需將其專門制定在物權法當中,且東亞地區并沒有設立人役權的做法,因此堅決反對居住權寫入物權法[1]。在該背景下,《物權法》最后還是未能成功設立居住權這一權利。隨后,在《民法典》出臺之前,出現了更多的居住權理論研究者,基于社會現實需要,越來越多的學者主張居住權應當被明確規定在《民法典》當中。但是梁慧星仍然堅持認為居住權的適用主體是有限的,且其多存在于親屬朋友之間,所以法官可以直接以現有的法律規范作為案件審判的依據,居住權沒有必要納入《民法典》中。而以王利明為代表的學者們大力支持居住權納入民法典,并同時提出擴大居住權適用范圍的相關建議。居住權終于在經過長期立法準備和廣泛的討論之后,列入《民法典》物權編之中,成為了用益物權的類型之一。由于我國在居住權理論研究方面起步比較晚,居住權的相關法律制度的研究尚存在如下不足:第一,權利義務不明確?!睹穹ǖ洹穼幼嗳伺c所有權人的權利義務都沒有作出明確的規定,這將導致雙方當事人在履行合同過程中的行為不受法律的約束,進而更容易引發不必要的矛盾,不利于社會發展的穩定。第二,未涉及居住權與其他物權同時存在時的順位。這將會造成同時享有物權的權利人在行使權利時的沖突,不利于居住權的有效行使,有違居住權設立的初衷。國外在居住權研究方面也取得了不少成果,其確立的居住權法律制度也較為完善,不乏借鑒之處。但是不同國家的現實發展需求存在差異,因此我國在研究居住權方面還應當仔細甄別,開展比較研究。

             二、居住權概述

              (一)居住權的概念

            早在2001年,我國就開始了對居住權的研究,2002年居住權就曾被寫入過物權法草案的第十八章,但遺憾的是該草案最終仍然未能被成功通過。此后歷經十幾年,終于在2018年3月,我國《民法典》將居住權作為單獨的一章列入了物權編中。此前,我國學者對居住權的概念存在不同的觀點,有的學者認為居住權是指權利人基于生活居住的目的而對他人所有的房屋及其附屬設施進行占有、使用;有的學者則認為,居住權的產生來源主要是基于婚姻家庭、繼承關系而產生的贍養、撫養等義務,以此對他人所有的房屋享有居住使用的權利[3]。2020年5月28日,我國正式通過的《民法典》中第三百六十六條就對居住權作出了規定[1]。此次《民法典》將居住權規定在第二編物權編的第十四章,由此可見,居住權的性質屬于物權中的用益物權,并且是一項僅包括占有和使用權能的獨具特色的用益物權,其目的是保障弱勢群體的居住權益。

             (二)居住權制度的價值

            1.有利于房屋多元化利用

            居住權產生的實質是房屋使用權與所有權的分開行使,即房屋所有權人可以通過合同或者遺囑的方式將房屋讓與居住權人居住,這樣不但能夠使雙方當事人實現自身需求,而且有利于房屋多元化利用。在我國,居民大多通過購買或者租賃房屋來滿足自身的居住需求,但是這兩種方式都存在弊端。隨著我國新時代的快速發展,各地房價均呈現上漲趨勢。尤其是在大城市中,對于那些收入不高的人群而言,很難在短時間內支付房屋的款項,該方式則無法直接實現這些低收入群體的住房需求。即使這些收入低的人群還能通過簽訂租賃合同的方式獲得暫時的居住權益,但由于租賃權本身是基于合同方式而取得,屬于債權性質而非物權性質,不具有物權的對抗性且租賃的期限有限,則很難保障這些低收入群體長期穩定的住房需求。顯然,居住權與租賃權的性質恰好相反,居住權是物權和絕對權,可以排除他人妨害,具有對抗性和長期性。同時,因為行使居住權的前提是必須經過登記,所以它對權利人能夠起到更好的保護作用。而租賃權是債權和相對權,不具有上述列舉的居住權的優勢。因此,適用居住權法律制度不但滿足了居住權人和房屋所有人的利益需求,同時還豐富了房屋的多元化利用方式。

            2.為相關糾紛解決提供法律依據

            在過去離婚案件的司法判決中,具有生活困難的一般是在離婚后沒有自己住所的女方,即使我國法律有相關規定,離婚時對困難一方應當進行扶助。但這種扶助多表現為經濟性補償,并不能從根本上解決無房一方的居住需求,也不利于社會的穩定性。出于對困難一方權益的保護,部分法官會引用公序良俗原則作出判決:困難一方享有短暫居住在原有房屋的權利。但是由于沒有確定的法律依據,就會容易造成優先適用法律原則的現象,也會使得法官的自由裁量權日益變大,從而導致諸多同案不同判的情形,不利于我國司法公平正義價值的體現?!睹穹ǖ洹逢P于居住權法律制度的明確規定,雖然不能讓困難一方直接取得房屋的所有權,卻能夠保障其此后的居住需求。同時,適用居住權法律制度為司法判決提供了準確的法律依據,法官在作判決時自由裁量權就會受到約束,相關的居住權糾紛也能夠得到更好的解決。

             三、我國居住權法律制度狀況及其不足

              (一)民法典關于居住權的基本規制

            我國《民法典》中將居住權法律制度規定在第二編物權編下,一共包括六個法律條文,其中主要對居住權的設立方式、權能以及消滅事由等方面進行了明確的規定。

            《民法典》第三百六十六條明確了居住權人的基本權利,即為了滿足生活需求的居住權人,有權通過與房屋所有人簽訂合同或者遺囑的方式獲得居住權,從而享有占有和使用該房屋的權利。但居住權人的權利僅僅包括占有和使用兩項權能,并不像所有權人一樣享有收益、處分的權能,這也是居住權與所有權的重要區分。

            《民法典》第三百六十七、三百六十八條規定了居住權的設立方式。根據這二條的規定,一方面,在一般情況下居住權通常是無償設立的,但是如果雙方當事人之間有另外約定的,也可以以有償的方式設立居住權;另一方面,設立居住權時,應當采用書面合同的形式并進行登記。

            《民法典》第三百六十九條規定了居住權的轉讓、繼承和設立居住權的住宅的出租方式。其中明確規定居住權人不得將其居住權進行轉讓或者繼承,但是沒有完全禁止居住權人對該房屋進行出租,而是規定在雙方當事人有特別約定的情況下,居住權人有權將該房屋出租,這也充分體現了民法意思自治的基本原則[5]。

            《民法典》第三百七十條規定了居住權的法定消滅事由,該條文明確了居住權在居住期限屆滿或者居住人死亡時則消滅。同時還明確規定,在居住權消滅后應當及時辦理注銷登記,這也有利于房屋在居住權消滅后,仍然可以不受影響的被再次利用。

             (二)我國居住權法律規制的不足

            1.居住權主客體的具體范圍不明確

            (1)居住權主體方面

            根據上述居住權的概念可知,我國《民法典》中將居住權的主體規定為居住權人,但是并沒有明確規定居住權主體的具體范圍。這里的居住權主體指的是具有生活居住需求的特定主體,然而生活居住的需求是多方面的,同時與該居住權人一起居住的家庭成員和提供特定服務的人群是否也能成為實際意義上的居住權人仍存在不同的觀點。若我國法律規范不界定居住權主體的具體范圍,在往后司法實踐中將面臨許多難題,諸如當居住權人與其共同居住的其余人發生糾紛或者共同居住人與房屋所有人發生糾紛時應如何處理的問題;根據《民法典》規定,設立居住權應當進行登記,那么登記簿上應當記載居住權人和共同居住的成員還是僅記載居住權人即可,這也是居住權法律制度應當進一步明晰的問題之一。

            同時,居住權人的“人”除了包括自然人,是否還包括法律擬制的“人”即法人組織和非法人組織?在這個問題上,我國學者也存在不同的觀點:有的學者認為居住權人當然不應當包括法人以及非法人組織,因為根據《民法典》規定,立法者設立居住權的初衷是為了滿足居住權主體的生活居住需求,而法人和非法人組織不可能具有該需求,所以不符合作為居住權人的條件;有的學者則認為法人與非法人組織是法律擬制而來的“人”,當然也屬于人的范疇,因此認為居住權人的主體應當包含法人與非法人組織[6]。

            (2)居住權客體方面

            目前,我國《民法典》對居住權的客體作出了規定即“他人所有的住宅”。顯然,這里初步限定了居住權客體的范圍:只能是他人所有的住宅,而不包括自己所有的住宅。但是,“住宅”應當如何理解?在學術界中對此問題,大部分學者認為基于生活需要而設立居住權的居住主體為了滿足自身生活基本需求,其行使居住權時必然涉及到除了住宅以外的其他附屬設施,如必用的廚房、衛生間、陽臺、電梯等等都與居住權人的日常生活需求息息相關。因此,居住權的客體當然應當包括與生活有關的附屬設施。其中,部分學者提出應當根據生活需要對“附屬設施”進行區分,從而確定居住權的客體能否包括住宅以外的附屬設施,而不能一味地都主張把附屬設施確定為居住權的客體。例如,在農村地區的住宅,車庫、花壇、圈舍顯然不是村民生活所必需的附屬設施,而這些恰恰是在大城市的商品房生活所必需的其他附屬設施;對于農村住宅而言,庭院、水井、柴棚等等才是村民生活更加需要的附屬設施。由此可見,如果法律未對因生活需要而涉及到的其他附屬設施是否也包含在居住權的客體范圍之內作出明確規定,則有違設立居住權的初衷,影響了居住權人行使居住權滿足生活需求的目的,也不利于保障居住權的有效行使。

            2.居住權的設立方式與消滅事由單一

            (1)居住權設立方面

            根據現行法律規定,設立居住權只能憑借合同和遺囑兩種方式,這都屬于意定的設立方式。在我國司法實踐中,意定方式設立的居住權要求雙方當事人在自愿協商一致達成訂立居住權合同的約定。由于設立居住權的初衷是為了弱勢群體的居住需求,若僅能通過這兩種方式來設立居住權,恐怕很難實現弱勢群體的居住需求。特別是在婚姻家庭糾紛實踐中,雙方當事人就房屋所有權的歸屬或居住權等問題通常無法達成一致的約定,同時具有居住需求的往往是有困難的弱勢一方。那么雙方當事人在設立居住權問題上無法協商一致的情況下,以合同的方式設立居住權就會變得不可行,處于弱勢一方的當事人居住需求也將無法得到滿足。由此可知,《民法典》對居住權的設立方式的規定十分單一,應當通過拓寬居住權的設立方式來發揮居住權的實際價值,繼而使居住權人的權益得到更好的保障。

            (2)居住權消滅方面

            我國《民法典》對居住權的消滅事由作出了初步規定。根據居住權合同的基本條款可知,合同雙方當事人有權在居住權合同中約定居住期限。因此,居住權的法定消滅事由僅僅包括以下兩種情況:一種是當事人在合同中約定的居住期限屆滿,另一種是居住權人死亡。而這樣的規定并不夠完善,其未考慮一些現實適用過程中可能出現的客觀事實:居住權人與房屋所有人對居住期限的問題未在合同中約定或者約定不明、房屋因意外原因滅失、居住權人主動購買所居住的房屋從而成為房屋所有人等等[5]。如果司法實踐中發生了上述情況,又應該如何認定居住權的存續期間呢?居住權人的居住利益又該如何得到切實保障呢?顯然,現行法律規范對居住權消滅事由的規定還不足以應對將來可能發生的相關糾紛,只有加強完善居住權消滅的情形,才能重視對居住權人的保護,體現法律的人文關懷,從而維護整個社會的穩定。

            3.權利和義務不明確

            居住權作為一項《民法典》最新規定的物權,與土地承包經營權、建設用地使用權、宅基地使用權和地役權均屬于用益物權。正所謂“沒有救濟就沒有權利”,任何一項權利的確立和行使都必須有相應的救濟途徑來保障其施行。我國《民法典》規定了居住權合同的基本條款,卻沒有明確規定居住權的具體內容即權利與義務,這將會直接影響居住權合同雙方當事人行使權利和承擔義務,不利于推動居住權在司法實踐中的有效適用。假如第三人或者房屋所有權人故意侵害居住權人所居住的房屋,居住權人是否有權以居住權人的身份要求對方承擔侵權責任?又或者居住權人在居住權有效期限內,未經房屋所有權人同意的情況下擅自擴建、故意毀壞房屋結構、破壞房屋質量等濫用居住權的現象發生時,房屋所有權人的物權又該如何得到救濟?此外,若房屋所有權人在居住權合同存續期限內,違反合同約定的期限無正當理由提前收回已設立居住權的房屋,此時居住權人能否依據居住權合同追究房屋所有權人的違約責任或者是否可以通過其他法律條文來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呢?這些實踐中最有可能發生的問題如未能真正得到解決,居住權人的合法權益則無法得到實際的保護,居住權法律制度的設立也將形同虛設。

            4.居住權與抵押權沖突的處置規則無規定

            按照《民法典》第三百九十四條規定,抵押權是基于債權產生的一種擔保物權,主要的目的是擔保主債務的履行;而居住權是基于生活居住需求產生的一種物權。單從目的上看,這兩種權利貌似毫無關聯,但實際上,由于抵押權和居住權都是他物權的一種,權利客體均為房屋,就可能導致同一個房屋上登記有抵押權和居住權的情況出現:可能是抵押權先登記,也可能是居住權先登記。因此,怎樣解決兩個物權同時存在時的順序先后問題就顯得尤為重要,這同時也給居住權法律制度的完善提出了挑戰。眾所周知,我國現行《民法典》對留置權、抵押權和質權發生沖突時的順位問題已有明確規定,但對于抵押權與居住權同時存在時,應當如何確定權利先后的難題并無相關規定。抵押權與居住權的設立均需要辦理登記手續,如果房屋所有權人將其房屋同時設有居住權和抵押權,那么抵押權人想要實現抵押權時,居住權人應當如何保護自己的居住權益?抵押權人對于已經設有居住權的房屋是否還能繼續行使優先受償權?也即應當如何保障抵押權人與居住權人的權益?此類問題不明確,不僅會給實務中房屋交易或者市場經濟帶來不良影響,而且會給“有心人”留下鉆法律漏洞的空間,從而給民事糾紛的解決增加難度。為了避免權利沖突帶來諸多社會矛盾,必須明確規定居住權與抵押權的順位優先。

            四、我國居住權法律制度的完善

              (一)明晰居住權的主客體范圍

            1.居住權客體應當及于附屬設施

            居住權的客體范圍不僅包括房屋本身,還應當包括與生活相關的附屬設施,這樣才能做到更好的實現居住權設立的初衷即維護弱勢群體的居住權權益。就如生活中少不了的陽臺、廚房、衛生間、電梯、走廊等等,這都屬于居住權人實現居住需求的基礎設施。倘若沒有這些附屬設施的存在,只有房屋才是行使居住權的客體,那還談何滿足居住權人的居住需求?反而只會使居住權的設立變成“空殼權利”,從而使居住權制度淪為“一紙空文”。因此,應當規定居住權的客體包括房屋的附屬設施,才能使居住權人的居住權益得到充分的保障。

            2.居住權主體應只限于居住權人

            居住權主體的范圍應當局限于居住權人本人,與居住權人一起居住的家庭成員或者提供特定服務的人群只具有居住的權利,而非完整的居住權。因為根據《民法典》規定,居住權的設立需要訂立書面合同,那么與該房屋所有權人簽訂合同的居住權人才是該所有權人想要交易的對象,而假如實際居住的人也能成為居住權人,就違反了自愿的合同原則,不利于維護交易秩序的穩定。此外,居住權的主體應當只限于自然人,不能將法律擬制來的“人”也作為居住權的主體。因為《民法典》明確規定了設立居住權是為了滿足居住權人的生活居住需求,而法律擬制的“人”并不具有居住需求,如果法律沒有對此加以限制,將容易導致居住權被濫用的現象發生。因此,法律應當明確規定居住權的主體只包括居住權人,且僅限于自然人,這樣才符合立法者設立居住權的初衷,才能更好的完善居住權法律制度。

             (二)拓寬居住權設立方式和消滅事由

            目前,我國《民法典》只規定了居住權設立的意定方式,為了更好的實現設立居住權法律制度的初衷,可以將其設立方式拓寬到法定居住權。法定居住權是指在特定的關系中,由法律直接規定特定的主體享有居住權從而實現自身的居住需求,特定的主體是指基于法律規定產生的監護關系、撫養關系、贍養關系、繼承關系、扶養關系等對應的法定贍養、扶養、撫養義務人,主要包括婚姻家庭關系的成員[11]。同時,還可以通過司法裁判的行為,使弱勢群體在無法與房屋所有權人達成協商一致的情況下取得居住權,從而實現居住權的價值。通過法律強制設立居住權,更有利于全面實現弱勢群體的居住需求,發揮立法者設立居住權法律制度的實用價值。

            《民法典》對居住權的消滅事由的規定比較簡單,還應當繼續完善。由于居住權屬于用益物權,所以《民法典》關于物權的規定也當然適用于居住權。雖然法律對物權的消滅事由并沒有作出明確規定,但是在《民法典》第二百二十九條和第二百三十一條規定:“法院或仲裁機構的法律文書、政府的征收決定、拆除房屋等事實行為”將導致物權消滅。那么,法律也應當將以上事由作為居住權的消滅事由之一。同時,在當事人未對居住期限作出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時,法律應當明確:當事人應當遵循法定消滅事由的規定即居住權人死亡時居住權消滅。此外,法律還應明確:如果居住權人購買該房屋成為房屋所有權人,即房屋的主體混同的情況下,居住權自動消滅。這樣做有利于維護法律規范的統一性,促進法律秩序的穩定。

             (三)進一步明確權利與義務

            1.進一步明確居住權人的權利

            第一,物上請求權。居住權的性質是用益物權,系他物權,具有排他性。按照《民法典》相關規定,物權人在其權利受到侵害后,有權向法院請求侵權人停止侵害。由此可知,居住權人也應當具有物上請求權,物上請求權的種類參照《民法典》的規定。

            第二,優先購買權。居住權人大多屬于弱勢群體,為了保護其居住利益,在房屋所有權人打算出售該房屋時,居住權人應當與承租人一樣在同等條件下享有優先購買該房屋的權利。如果存在多位優先購買人,由于承租人是債權人,居住權人是物權人,本著物權優先于債權的原則,應當由居住權人優先行使購買房屋的權利。

            第三,占有與使用權。為了滿足居住權人的居住需求,占有和使用房屋及其附屬設施是居住權人最基礎的權利。不過,占有與使用權不能超過生活需求的范圍,如果居住權人有其他需求應當事先與房屋所有權人約定??傊?,居住權人的占有與使用的權利應當限于合同約定的內容,合理占有和使用房屋及其附屬設施。

            2.進一步明確居住權人的義務

            明確規定居住權人的義務是為了保護房屋整體結構和房屋所有權人物權不受侵害的需要。對于居住權人的義務,可以作出如下規定:

            第一,合理使用房屋。居住權人在居住期間應當根據合同約定的用途使用房屋,不得隨意毀壞房屋的主體結構及其附屬設施,若違反約定,房屋所有權人有權要求居住權人恢復原狀或者賠償損失。

            第二,妥善保管物品和日常維修。居住權人對房屋所包含的物品應當妥善保管,防止損害的行為發生;基于日常生活對房屋及其附屬設施的使用,居住權人應當主動承擔維修和支付維修費用的義務,否則應當向房屋所有權人承擔賠償責任。

            第三,及時返還房屋。居住權的消滅事由發生時則意味著居住權人不再擁有居住權,因此,居住權人在居住權消滅后,應當立即向房屋所有權人返還房屋。若居住權人沒有及時歸還房屋的,房屋所有權人有權請求其承擔賠償責任。

            3.所有權人的權利義務方面

            第一,排除妨礙、損害賠償請求權。居住權人在居住期間,未按照約定用途合理使用房屋或者故意毀壞房屋造成損害的,所有權人有權請求居住權人履行法定與約定的義務,請求其排除妨礙以及賠償損失。這種權利實際上是在對居住權的物權性進行保護。

            第二,房屋返還請求權。居住權消滅后,基于所有權的歸屬,房屋的所有權人自然有權請求居住權人及時返還該房屋。因此,自居住權消滅后,若居住權人未按照約定及時歸還房屋,所有權人有權請求居住權人返還該房屋;若居住權人死亡的,所有權人有權基于物權要求居住權人的繼承人返還房屋。

            第三,交付房屋。所有權人與居住權人訂立居住權合同后,所有權人應當按照合同約定的時間向居住權人交付房屋,并且不得在沒有正當理由的情況下提前收回房屋,否則應當向居住權人承擔違約責任。

            第四,承擔重大修繕的費用?;谥卮笮蘅槷a生的費用應當由所有權人支付,所有權人未及時進行維修的,居住權人有權在維修后向所有權人主張返還維修費用。

             (四)確定居住權與抵押權的順位

            由于居住權和抵押權都屬于物權,根據《民法典》第三百六十八條和第四百零二條規定,這兩者都以登記作為行使權利的前提,都具有物權公示和對抗效力。因此,可以根據物權登記時間的先后來確定居住權和抵押權的優先順序。

            如果該房屋的抵押權設立在先,那么居住權人在設立居住權之前,就能在登記機關看到該房屋設有抵押權。即居住權人對房屋上的權利負擔就是事先知情的,此時如果居住權人仍然想要設立居住權,就說明其已經做好承擔風險的準備。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抵押權應當優先于居住權,法律應當優先保護抵押權人的抵押權,設立在后的居住權人只能風險自負,而無權對抗設立在先的抵押權人。反之,如果是居住權設立在先,法律應當優先保護居住權,抵押權人無權對抗居住權人以實現自身的抵押權。

            五、結論

            在《民法典》中設立居住權法律制度,是我國物權體系的一大創新之舉,彰顯了我國法治發展的進步。居住權作為一項全新的用益物權,在一定程度上滿足了弱勢群體的居住需求,還為司法判決提供了法律依據,豐富了房屋的多元化利用方式。但不可否認的是,《民法典》中對居住權的規定僅包含六個法律條文,仍存在許多不完善的地方,諸如居住權主體客體具體范圍不明確、其設立方式與消滅事由單一、權利義務不明確、居住權與抵押權沖突的處置規則無規定。要想真正發揮居住權在實務中的價值,更好的維護弱勢群體的居住權益,還需我們在居住權的制度和理論層面不斷開辟出新的天地,從而完善居住權法律制度的具體內容。

            參考文獻

            [1]傅美華.論我國居住權制度的構建——兼議居住權制度視角下“租購同權”困境的解決路徑[J].重慶文理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2021(04):64-75.

            [2]孫苗.《民法典》物權編居住權制度適用問題研究[D].桂林:廣西師范大學,2021.[3]姜鑒純.我國居住權制度下使用范圍的界定與限制[J].北京政法職業學院報,2021(02):81-86.

            [4]李宇.《民法典》居住權制度的確立與完善——從“以房養老”的法律保障角度出發[J].樂山師范學院報,2021(06):85-91.

            [5]金洛萱.《民法典》居住權若干法律問題研究[J].經濟研究刊,2021(14):156-158.

            [6]胡宗閣.居住權具體法律適用問題淺析[J].法制與社會,2021(16):5-6.

            [7]尹麗蓉.居住權制度探析[J].法制與社會,2021(18):11-12.

            [8]劉暢.我國《民法典》中的居住權研究[D].大連:遼寧師范大學,2021.

            [9]喻世友.我國民法典居住權制度探析[D].武漢:湖北大學,2021.

            [10]劉暢.我國《民法典》中的居住權研究[D].大連:遼寧師范大學,2021.

            [11]楊嬿寧.民法典居住權制度解析[J].佳木斯職業學院學報,2021(09):49-50.

            [12]閆嬌嬌.《民法典》中居住權制度的理解與適用[D].北京:中央民族大學,2021

            我國居住權制度研究

            我國居住權制度研究

            VIP月卡免費
            VIP年會員免費
            價格 ¥9.90 發布時間 2023年10月30日
            已付費?登錄刷新
            下載提示:

            1、如文檔侵犯商業秘密、侵犯著作權、侵犯人身權等,請點擊“文章版權申述”(推薦),也可以打舉報電話:18735597641(電話支持時間:9:00-18:30)。

            2、網站文檔一經付費(服務費),不意味著購買了該文檔的版權,僅供個人/單位學習、研究之用,不得用于商業用途,未經授權,嚴禁復制、發行、匯編、翻譯或者網絡傳播等,侵權必究。

            3、本站所有內容均由合作方或網友投稿,本站不對文檔的完整性、權威性及其觀點立場正確性做任何保證或承諾!文檔內容僅供研究參考,付費前請自行鑒別。如您付費,意味著您自己接受本站規則且自行承擔風險,本站不退款、不進行額外附加服務。

            原創文章,作者:1158,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twofishesartistry.com/chachong/175749.html,

            (0)
            1158編輯
            上一篇 2023年10月30日
            下一篇 2023年10月30日

            相關推薦

            My title page contents 亚洲天堂伊人,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久久,久久亚洲人成国产精品,亚洲精品98久久久久久中文字幕
            <nobr id="nv5jj"></nobr>

            <cite id="nv5jj"><strike id="nv5jj"></strike></cite>

                  <track id="nv5jj"><progress id="nv5jj"></progress></track>
                  <span id="nv5jj"><meter id="nv5jj"><form id="nv5jj"></form></meter></span>

                    <noframes id="nv5jj">

                      <big id="nv5jj"></big>
                      ? ? ?